| English Ver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站點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萬象 > 印度重大稅制改革,劍指統一全國市場
4 昆 侖 動 態
4我 所 簡 介
4業 務 范 圍
4律 師 團 隊
印度重大稅制改革,劍指統一全國市場[2016-07-21]
訪問數:62次

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促進了世界市場或區域市場一體化的趨勢,全球性的貿易組織如WTO,區域性的聯盟組織如東盟、歐盟都致力于全球或區域統一市場的建設形成。在國際投資貿易的活動中,對于投資地國家的市場是否具備整體性、統一性,這已成為對投資地國家投資環境評估的重要指標之一。如果一個區域或一個國度的市場沒有完整的統一性,而是呈現更多的地方性的碎片化,那么對于投資客而言,落地項目必將面臨易于陷入地方差別盲點、跨區連鎖擴張受阻、貨物流通成本增加等非預見的困境。

印度是當今世界投資熱點的國度之一,因其《憲法》明文規定印度是聯邦的單一制國家,于是人們自然而然地認為印度的全國市場具有統一性。由于印度自九十年代才全面開始改革開放,所以對外界而言,對這個神秘國度的把握信息是極度不對稱的。尤其是對于大多中資企業投資印度而言,對于前期市場調研的重視程度明顯不足,縱使有較為粗糙的市場調研報告,但對于印度市場的統一性因素也不曾或著墨不多地淺嘗輒止。相反,很多走馬觀花式的只注重形式表象的市場調研報告,經常是誤導性地判斷印度是一個完整的全國性統一市場。

無論從印度的歷史脈絡考察,還是從印度現有的國家制度分析,或是社會實情著眼,印度全國市場的統一性都存在先天不足和后天短板的制約因素:

印度歷史上屢遭外族入侵統治,在大部分歷史時期都是處于被外族征服或反征服的四分五裂狀態。直至1700年,英國在加爾各答設立東印度公司開始殖民印度之前,印度版圖上割據著一百二十多個大大小小的小王國、土蕃等地方獨立的統治力量。縱使在嗣后180多年的英國人“統一工程”的努力下,印度也沒有呈現中國那樣整合性的“統一國家、統一民族”的文化或政治樣貌,除了其鐵路系統的全國一張網。

1950年,印度的建國是建立在一批政治文化精英和資本封建貴族相互妥協、繼受過往、將就當下的基礎上,因為缺少像中國共產黨那樣“打破重來”的革命暴力,所以印度在政治架構上就落下了“中央薄弱、地方強大、封建勢力盤根、尊重傳統慣例”的病根子。近兩百個大大小小的地方聚居民族,一千多個地方政黨,地方官方語言和地方自編教材等這些客觀因素都在無形地割裂印度的政治力量和經濟版圖。印度最高最大政治決策力量,也最能表現印度政治統一的機構的人民院,其40歲以下的議員有三分之二以上是“世襲繼受”。另一個能窺視印度政治力量地方性的例子便是媒體報道的,其議員黑板成員占三成。當我團隊的印度資深律師篤定地認為他們邦的議員有百分之七、八十以上都涉嫌謀殺等重大刑事犯罪時,我就不懷疑這些媒體報道了。這也意味著印度的盤踞地方的封建家族勢力、黑社會勢力很大程度上左右著印度政治經濟,嚴重削弱中央的集權整合。

印度是典型的民主憲政國家,根據印度《憲法》,中央政府保留90多個立法權,地方享有60多個立法權,地方與中央共享的立法權40多個。雖然印度有全國統一的《公司法》、《合同法》等,但地方保留的立法權仍然可以制定出五花八門、千奇百怪的不同罪名的刑法實體內容,例如不同的邦對屠宰牛、飲酒的行為是否入罪、如何入罪都有著截然不同的規定。也因地方或宗教差異而導致了印度至今沒有統一的《民法典》,例如對土地所有權或使用權的規定,德里與其毗鄰的哈里亞納邦對同樣性質的土地就有著90年、99年、永久使用的不同界定。這些立法權的地方性和差異性,無法讓外界快速明了地熟悉錯綜復雜的游戲規則,也必然成為橫亙在印度全國統一市場上的個個攔路虎。例如,涉及地方財政的稅制改革的法律屬于中央和邦共享的立法權,一個稅制改革的法案縱使國家議會通過了,但仍然要獲得50%以上的邦議會的批準才能在全國生效執行。

上述歷史文化背景影響、政治制度設計運作、憲政立法分權等對印度全國統一市場的形成有著極大的破壞性或消極面,但也許這些因素都只是理論性或間接性。在當下的印度,最能集中反映印度市場分裂性的制度,便是印度的稅制。印度的稅收分為中央、邦和地方三級。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的《2014亞太地區稅收復雜度調查》顯示,印度的稅收體系在亞太地區最為復雜。因地方立法權的獨立性導致了地方稅收名目繁多,僅就邦與邦之間的跨邦貨物的流通,需征收2%的“入市稅”一項就足以梗阻全國一盤棋的貨物流通貿易和快速物流體系的建立。令外資企業最頭疼的問題是復雜的稅收體系。印度的29邦都有自己的民選政府和議會,對轄區內的商品、服務實施不同的稅率和稅法。在印度各邦的邊界都可以看到排著長龍的運輸車輛等待“邦海關”逐個盤查是否繳納了本邦的稅,當然這些“通關”的權力尋租,又是造成外資企業與本國企業的另一種“區別對待”。據印度交通部的一份調查顯示,印度卡車四分之一的時間都浪費在這種“通關”上。一輛卡車從印度南部到北部,需要在不同關卡通過至少5種不同稅率的各類稅費的支付程序。

2008年,前政府總理辛格提出在兩年內實施統一的GSTGoods & Service Tax, 商品與服務稅)增值稅稅率計算法,但僅由于地方政府阻力太大,無疾而終。莫迪政府上臺伊始就雄心勃勃地試圖推動GST這項自1947年以來最大的稅制改革。印度學者Deepak 認為:“GST對于印度經濟和改革來說,將是革命性的一步!“GST將把印度的市場和經濟統一在一個稅法之下,打破現在不同省邦之間的物理界限。GST將帶動印度GDP增速提高約2個百分點。有很多稅是被中央和地方重復征收的,稅種紛繁復雜,有消費稅、服務稅、銷售稅、增值稅、邦過境稅等等,稅種稅率各異。”

GST將消除這些差異和混亂”,印度研究機構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副主席Samir Saran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GST針對消費環節征稅,只有商品被消費時,才會征收稅款,并且在印度全國實行統一的稅率。GST實行后,印度自1947年開始實行的間接稅將被廢除,之前的稅種將被取消,包括:中央政府頒布的核心消費稅、附加消費稅、服務稅,邦政府頒布的增值稅、過境稅、購買稅等。

吸引海外投資,促進國內市場流通,提升“印度制造”,這是莫迪政府發展印度經濟的政策主軸。而這項稅制的改革,其主要功用在于統一全國市場,以利于吸引海外投資和促進國內市場流通。如若要推動GST法案的通過與生效落地,那么獲得反對黨和各邦地方政治力量的支持是必須攻堅的堡壘。為此宏圖,莫迪使出了“謙卑有加地上門拜訪反對黨”、“大幅度提升地方稅收的分成”等渾身解數。雖然此項稅制改革似乎在印度國內已經形成了較大的共識呼聲,但在過度分權的印度政治體制下,這項制度是否能順利落地,各分析人士都抱著審慎的樂觀態度。無論最終,這項稅制改革成功與否,但這個過程彰顯出了印度社會的有識之士對“統一的印度、統一的市場”有著極為強烈的渴望。


版權所有 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 Kunlun.sh.cn Allrights Reserveds 建議使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滬ICP備05039400 您現在是第:位訪客
江苏时时彩11选五 派彩河南481手机版 河北排列7玩法 怎么知道是不是权重股 如何做网红赚钱 欢乐武汉麻将安卓版下载 今天股票涨跌情况 免费麻将游戏单机版 彩票玩法介绍 豪利棋牌官方下载大闹天宫 000600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