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Ver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站點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重要案例 > 吳某某訴請確認合同有效,兩審法院回避訴請、不明確合同效力顯然不當!
昆 侖 律 師 服 務
4 業 務 范 圍
4 經 典 案 例
4 律 師 在 線 咨 詢
4 聘 請 律 師 須 知
吳某某訴請確認合同有效,兩審法院回避訴請、不明確合同效力顯然不當![2016-04-11]
訪問數:200次

再審申請書

申請人(原審原告、上訴人):AA,男,19XXXXXX日生,漢族,住上海市XXXXXXXX號。

被申請人(原審被告、被上訴人):AA,男,19XXXXXX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X小區XXX室。

被申請人(原審被告、被上訴人):AA,女,19XXXXXX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小區XXX室。

被申請人(原審被告、被上訴人):BB,男1938XXXX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小區XXX室。

申請人因不服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2014)奉民三(民)初字第3369號民事判決、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5)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3845號民事判決,現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二百條第(十二)項、第(六)項、第(二)項的規定,現向你院申請再審。

請求事項:依法撤銷上述兩審判決,改判支持申請人的訴訟請求,即確認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于2003818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有效。

事實與理由:

一、上述兩審判決內容未針對申請人的訴訟請求,屬于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十一)項“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情形。

1.1申請人在一審提出的訴訟請求是“確認原、被告雙方于2003818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有效”。

1.2申請人在一審提交的起訴狀第一項的訴訟請求之前特別注明“案由:確認合同有效糾紛”。即申請人訴爭法律關系的性質不是“買賣合同糾紛”,也不是“房屋買賣合同糾紛”。

1.3但兩審法院對申請人的上述訴訟請求(即系爭合同效力如何、是否有效),均不做判決,兩審判決理由部分“本院認為”均不涉及、不評判。這顯然已構成“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情形。

1.4本案《房屋買賣協議》是一份合同,不論其性質是“買賣”關系,還是“動遷”關系,均應有相應的合同“效力”狀況;即使不是“買賣”協議,而是“動遷”合同,亦有其相應的“合同效力”狀況(效力如何、是否有效)。兩審判決不審查、不評述、不判處其“合同效力”狀況,而逕行判決駁回申請人的訴訟請求,顯然屬于“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情形。

二、兩審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2.1兩審法院故意混淆申請人的“案由”,混淆本案“訴爭法律關系的性質”。申請人在其《起訴狀》的第一頁明確其“案由”為“確認合同有效糾紛”,請求確認系爭合同有效,即本案性質是“合同效力”爭議。

但兩審法院均將本案“案由”確定為“房屋買賣合同糾紛”,刻意回避本案的“合同效力”爭議,從而導致本案適用法律不當。

2.2最高人民法院2011218日修訂《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第四部分第67項為“確認合同效力糾紛”,該類糾紛又分為兩小類糾紛,“確認合同有效糾紛”,“確認合同無效糾紛”;而第74項為“買賣合同糾紛”,該類糾紛又分七小類糾紛;第82項則為“房屋買賣合同糾紛”,該類糾紛分為6小類糾紛。

在上述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確認合同效力糾紛”與“買賣合同糾紛”、“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是同級案由,不同的案由。不同的案由所代表的是當事人訴請法律關系的不同,人民法院不能隨意變更當事人訴請的案由。

2.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的通知》第三部分第4項明確指出(原文如下):在請求權競合的情形下,人民法院應當按照當事人自主選擇行使的請求權,根據當事人訴爭的法律關系的性質,確定相應的案由。

2.4在本案中,兩審法院擅自變更申請人提出的本案“案由”(訴爭法律關系的性質),剝奪了申請人自主選擇行使的請求權,嚴重違背了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二條“保護當事人行使訴訟權利”的規定。

三、兩審判決認定本案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能成立。

1.本案《房屋買賣協議》系書面合同,形成于2003818日。兩審判決卻以發生在201011月之后的相關刑事判決、事實、證據來否定其“買賣”性質,確認該協議名為“買賣”、實為“動遷”。這是本末倒置、不能證明的。

2.本案《房屋買賣協議》系書面合同,合同名稱及內容均明確其系“買賣”性質,其文義非常明確;但兩審判決均以“證人證言”為主要證據,否定“書證”的名稱、內容等基本文義,如此證明不能成立。

3.兩審法院判決認定,被申請人在簽訂上述《房屋買賣協議》之后向XX鎮購買了兩套“動遷安置房”,因而該協議性質構成“動遷”。這是不能成立的。因為這與XX鎮《農民動遷安置房情況說明》的內容不一致,非“動遷戶”但“符合建房條件而未建”、以及其他確有困難、或有特殊關系的農戶亦可“照顧性”購置,被申請人即屬此類情形,兩審法院上述相關認定違背了XX鎮的客觀狀況。

四、本案與韋某濫用職權罪案存在“刑民沖突”問題。“先刑后民”不是法定原則,應根據具體案情具體分析,“先民后刑”、“刑民同判”亦非法律禁止,上述兩案應“先民后刑”。

但在本案中,兩審法院民事審判庭均背離了“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無視民刑兩案主要事實發生時間的先后,以2010年發生的刑案所認定的事實,照搬(倒推)認定2003年形成的合同的性質,違背了法院民事訴訟“獨立審判”的應有之義,嚴重背離了“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從而導致刑民兩案的錯判,均應予糾正。

此致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申請人:吳AA

  名:

20164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3845

上訴人(原審原告)吳AA,男,19661114日生,漢族,住上海市XXXXXXXX號。

委托代理人吳BB,男,19XXXXXX日生,漢族,系吳AA之子。

委托代理人趙忠敏,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毛AA,男,19XXXXXX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X小區XXX室。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唐AA,女,19XXXXXX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X小區XXX室。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毛BB,男,19381211日生,漢族,現住上海市XXXXXXX小區XXX室。

上列三被上訴人之共同委托代理人毛CC(系毛AA、唐AA兒子、毛BB孫子),住上海市XXXXXXXXXX室。

上訴人吳AA因房屋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2014)奉民三()初字第336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512.24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15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吳AA及其委托代理人趙忠敏、吳BB、被上訴人毛AA及被上訴人毛AA、唐AA、毛BB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毛CC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吳AA妻子毛CC、毛AA、唐AA、毛BB均系上海市XXXXXX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2003818日,吳AA與毛AA、唐AA、毛BB簽訂《房屋買賣協議》,內容為“茲由XXXXX組毛AA家現有一幢三間三層樓房和后面三間小屋,包括前后水泥場地和后面竹園、小河浜東西墻腳走道包括本屋所占宅基土地。南北長40米、東西15.5米。經雙方協商決定征得毛AA父母及配偶同意后,出賣給本組吳AA,吳AA同意買下來,為了以防事后有糾葛、故特訂立如下協議為憑。一、毛AA家現有一幢三間三層樓房和后面三問小屋,包括前后水泥場地和后面竹園、小河浜東西墻腳走道包括本屋所占宅基土地及土地使用證等。總額結價為肆拾陸萬柒仟伍佰元正。二、付款方式:總額結價為肆拾陸萬柒仟伍佰元正、簽訂協議后十五天內先付叁拾萬元正、剩下壹拾陸萬柒仟伍佰元正到20043月底等全部搬遷后再付清。……四、在簽訂協議第一次付款后,毛AA要將房屋土地使用證交讓給吳AA,……”該協議最后由吳AA、毛AA、唐AA、毛BB簽名確認,并加蓋有上海市XXXXXX村村民委員會及XXXX鎮經濟發展服務中心公章。毛AA、唐AA、毛BB處存的房屋買賣合同,最左下角另記載有姜AA手寫的一行字,內容為:“同意購買一套動遷房”。嗣后,吳AA按約支付了全部購房款,毛AA、唐AA、毛BB也按約將宅基地房屋及宅基地使用權證原件交付吳AA

20141119日,吳AA向原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要求判令其與毛AA、唐AA、毛BB2003818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有效。

原審另查明,毛AA分別于20031010日、2004422日,與XXXX鎮規劃基建組簽訂《XX鎮動遷房屋認購書》及《XX鎮動遷安置房購房協議書》約定由毛AA購買得XXXXXXX小區XXXX室農民動遷安置房一套,現該房屋由毛AA、唐AA、毛BB一家居住使用。20039月毛AA申請要求再安置拆遷房一套,得到同意后,20031120日毛AA又簽訂動遷房屋認購書一份,又購買了拆遷安置房一套,現已出售。

原審法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本案中,吳AA與毛AA、唐AA、毛BB在當地政府主導下,于2003818日就本案訟爭宅基地房屋簽訂《房屋買賣協議》后,毛AAXX鎮規劃基建組于20031010日簽訂動遷房屋確認書,2004430日交房;20031120日簽訂動遷房屋認購書,2004430日交房,毛AA以動遷政策購買了二套動遷房并已實際取得房屋,享受了動遷政策,故法院認為吳AA與毛AA、唐AA、毛BB簽訂的宅基地《房屋買賣協議》形式上似買賣關系,但實質上毛AA享受了動遷政策并實際獲取了拆遷安置房,雙方之間的買賣協議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買賣關系,現吳AA要求確認雙方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有效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原審法院于2015112日作出判決:駁回原告吳AA要求確認原告吳AA與被告毛AA、被告唐AA、被告毛BB2003818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有效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8,312元,由吳AA負擔。

原審判決后,吳AA不服,上訴至本院稱,原審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其與毛AA、唐AA、毛BB2003818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協議》加蓋有上海市XXXXXX村村民委員會及XXXX鎮經濟發展服務中心公章,確認了雙方的買賣行為。

上述《房屋買賣協議》簽訂后,毛AA、唐AA、毛BB向吳AA移交了宅基地使用證,吳AA也搬入涉案宅基地房屋居住,直至201012月動遷為止。原審法院認定上述《房屋買賣協議》名為買賣,實為動遷,吳AA無法認同。該《房屋買賣協議》的內容均是轉移所有權性質的條款,屬于典型意義上的房屋買賣合同,且該協議已實際履行多年,毛AA、唐AA、毛BB從未提出任何異議。因此,吳AA要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支持其原審訴訟請求或將本案發回重審,本案的一、二審訴訟費由毛AA、唐AA、毛BB承擔。

被上訴人毛AA、唐AA、毛BB辯稱,生效刑事裁定書已經確認2003年涉案宅基地房屋已經動遷,故本案的《房屋買賣協議》不屬于買賣合同范疇,不同意吳AA的上訴請求,要求維持原判。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查明的事實無誤,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生效的(2015)滬一中刑終字第2109號刑事裁定書認定:“……關于辯方所提XXXX村原XXXX號房屋是否存在兩次動拆遷的情形,在案證據證實,在XXXXXXXXX號房屋原所有人系毛AA742號屬吳AA獲批的宅基地:20038月吳與XX鎮人民政府達成投資地處“東至XX公路,西至張XX家,南至XX路,北至毛AA家”地鐵,建造企業的《土地征用合同》,XXXX號房屋(本案涉案宅基地房屋)在該地塊邊上,吳在此建廠將嚴重影響毛AA家的生活,故毛家必須被動遷掉。當地政府鑒于動遷成本太高,提出動遷費由企業負責解決,毛家作為動遷戶由政府負責安置動遷房。據此,吳AA與毛AA簽有《房屋買賣協議》,XX鎮經濟開發服務中心、該中心負責人張XX均在協議上簽名、蓋章;鎮領導姜AA在協議上批注‘同意購買一套動遷房’。當地政府有關部門、相關負責人與毛AA簽有《農民動遷安置房情況說明》、《XX鎮動遷安置房購協議書》、《XX鎮動遷房屋認購書》、《申請》等文書,并先后給毛安置兩套動遷房。之后,XXXXX號房屋門牌號碼變更為XXX號。據此,XXXXX村原XXXXX號房屋于2003年被該鎮人民政府動遷安置后,原址屬工業用地,原房屋已非農戶宅基地用房,理當不能又一次作為宅基地進行拆遷補償,原判相關認定并無不當。……”

本院認為,根據生效的刑事裁定書認定的事實,吳AA與毛AA、唐AA、毛BB之間簽署的關于涉案宅基地房屋的《房屋買賣協議》名為買賣,實為動遷,雙方之間的買賣協議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買賣關系,故吳AA以其與毛AA、唐AA、毛BB之間關于涉案宅基地房屋存在買賣關系為由要求確認該《房屋買賣協議》有效,與查明的事實不符:原審法院對其訴請不予支持,并無不當。上訴人吳AA的上訴請求,缺乏充分的事實根據;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8,312元,由上訴人吳AA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XX

       XX

代理審判員   XX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八日

       X

 


版權所有 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 Kunlun.sh.cn Allrights Reserveds 建議使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滬ICP備05039400 您現在是第:位訪客
江苏时时彩11选五 短线的好股票 千炮捕鱼平台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怎么看股票短线 遇乐棋牌大厅201 金融权重股指的是哪些 什么是股票指数型基金 天津11选五最新版走势图 江苏7位数走势图带连线 副彩票新疆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