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Ver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站點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重要案例 > 昆侖案例 > 【駁回再審】一中院駁回再審申請 有利田間屋棚整治
4 新 聞 中 心
4關 于 我 們
4業 務 范 圍
4律 師 團 隊
【駁回再審】一中院駁回再審申請 有利田間屋棚整治[2016-02-22]
訪問數:231次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駁回再審申請通知書

                                 (2016)滬01行申1號

夏XX:

你于20141219日向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南橋鎮政府)的強拆行為違法附帶行政賠償一案,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于20141226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后,于2015427日作出(2015)奉行初字第2號行政裁定,駁回你的起訴。現你不服原審裁定,于20151228日向本院提出再審申請。

你認為,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有誤,適用法律不當,違反法定程序,審判人員存在明顯的玩忽職守,原審合議庭組成人員與傳票上記載的不符,超期審理,沒有進行法庭辯論,違反行政訴訟被告負舉證責任的規定,采信第三人的單方證言,你現有新證據證明原審裁定錯誤,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一)、(二)、(三)、(四)、(五)、(八)項申請再審,請求法院對本案立案處理。

本院對本案進行了復查,證實原裁定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方面均是正確的。

本院認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行政訴訟受理后,經審查不符合起訴條件的。裁定駁回起訴。你主張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是由南橋鎮政府組織實施,而南橋鎮政府予以否認,且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村民委員會(以下簡稱六墩村村委會)承認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是其組織實施,并未受南橋鎮政府的委托或指令。原審法院經審查后認為,該行為并非行政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并據此裁定駁回你的起訴,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符合法定程序。再審審查期間,你向本院提交(2015)奉民一(民)初字第3944號民事判決書及該案的庭審筆錄,南橋鎮政府文件及詢問筆錄,主張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是由南橋鎮政府組織實施。對此,本院認為,(2015)奉民一(民)初字第3944號民事判決及該案的庭審記錄均明確記載,拆除行為是由六墩村村委會組織實施的,既非個人行為,也非南橋鎮政府實施的行政行為。南橋鎮政府文件及詢問筆錄等均不能證明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是由南橋鎮政府組織實施。你對本案提出的再審申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

你對該案的再審申請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再審條件,望你服判息訴。

特此通知。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二〇一六年二月十八日

 

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書

                              2015)奉行初字第2

原告夏XX,男,19XXXXX日生,漢族,戶籍地XXXXXXXXXXXXXX號,現住上海市XXXXXXX組。

委托代理人鄭X,上海XX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江海路86號。

法定代表人徐正文,鎮長。

第三人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村民委員會,住所地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紅星路638號。

法定代表人王順均,村主任。

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王群輝,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鐘揚民,男,1988728日生,漢族,住奉賢區南橋鎮新發展公寓4301室。

原告夏XX訴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南橋鎮政府)、第三人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村民委員會(六墩村村委會)要求確認強拆行為違法附帶行政賠償一案,于201412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41226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29日、318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夏XX及其委托代理人鄭焱、被告及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王群輝、鐘揚民到庭參加訴訟。

原告訴稱:原告分別于2006年、2007年先后與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7組、8組的村民簽訂租地協議,用于種植葡萄樹。2014915日第三人向原告發放告知書,要求原告于20141015日自行拆除棚舍,否則由上級有關部門進行拆除。2014128日,在沒有告知原告,也沒有向原告下達書面法律文書的情況下,強行拆除原告的生活管理辦公用房。被告違法強拆行為給原告造成巨大經濟損失。為此,原告起訴要求:1、確認被告于2014128日拆除原告位于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8組葡萄園內辦公管理用房的行為違法;2、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53671元。

原告為其訴稱,向本院提供如下證據:

1、第三人于2014915日出具的告知復印件一份(第三人提供的證據),證明第三人沒有拆違的職責,第三人的上級機關是被告,拆除行為是被告實施。

2、原告與拆除現場民警的通話錄音及根據錄音整理的書面記錄二份,證明拆除行為是被告實施。

3、詢問筆錄四份、報警記錄回執單一份、現場強拆光盤一份(經原告申請由法院調取),證明拆除行為是被告實施。

4、證人證言四份,證明2014128日的行為是被告實施的事實。

5、照片一組(43頁),證明拆除現場有被告的工作人員在場的事實,以及損失情況的事實。

6、拆除違法建筑決定書復印件一份,證明被告于20121126日對原告位于南橋鎮六墩村紅星16組的建筑物發出拆除決定,佐證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由被告實施的事實。

7、報警回執單復印件一份,證明在被告事實拆除行為時,原告報警的事實。

8、車票復印件兩份,證明第三人發放告知時,原告不在場的事實。

9、租地協議、土地流轉手續復印件一組,證明原告合法租用土地的事實

10、用電合同復印件一份,證明第三人同意建造了辦公管理用房的事實。

經庭審質證,被告對于原告提供的證據135679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是,認為不能證明是被告實施了拆除行為。被告對于原告提供的證據24810的真實性、關聯性及合法性均不予認可。第三人的質證意見與被告一致。

被告南橋鎮政府辯稱:2014128日拆除原告違建生活管理辦公用房的行為不是被告決定,且非被告組織實施,應當是第三人六墩村村委會決定并組織實施,原告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被告為其辯稱,提供沈國清證人證言,證明沈國清作為六墩村社區民警,接受村主任的邀請到現場維持秩序。

經質證,原告對于沈國清的證言不予認可。第三人對沈國清的證言無異議。

第三人六墩村村委會述稱,2014128日拆除原告生活管理辦公用房的行為,是由第三人決定并組織實施。2014225日第三人舉行村民代表會議,表決通過了《六墩村關于農田環境整治方案》,對蔬菜田及葡萄田內的屋棚進行整治,并要求承包戶在規定的期限內自行拆除。第三人向原告留置送達了相關告知,但是,在規定的期限內原告未自行拆除。2014128日第三人組織人員,委托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對原告搭建的位于六墩村8組葡萄園內的生活辦公管理用房實施了拆除。

第三人為其述稱,向本院提供以下證據:

1、照片復印件一份,證明原告在六墩村8組搭建棚舍的事實。

2、村民代表會議活動記錄及《六墩村關于農田環境整治方案》材料復印件一組(四頁),證明整治田間搭建的棚舍并拆除,是第三人的自治行為。

3、農田屋棚整治告知書、回執、告知書及簽收單復印件各一組,證明第三人在拆除前向原告履行了告知義務。

經庭審質證,原告對于第三人提供的證據1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是認為該證據不能證明原告搭建的生活辦公管理用房是違法建筑。原告對于第三人提供的證據2的真實性不予認可。對于第三人提供的證據3,原告認為只收到了農田屋棚整治告知書,但是未收到告知書。被告對第三人提供的證據沒有異議。

2015226日,本院對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村委會進行了調查,村委會主任陳述:“為響應上級號召,六墩村組織召開村民大會,表決通過了《六墩村關于農田環境整治方案》,對田間搭建的屋棚進行整治。2014128日拆除原告夏XX搭建的屋棚是由六墩村組織,由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派員現場監督并實施,拆除費用由村委會負擔。”

2015227日本院對奉賢區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進行了調查,其陳述:“六墩村決定對夏XX搭建的屋棚進行拆除,由于六墩村沒有相應人員,經六墩村邀請,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派員協助六墩村實施拆除行為”。

經庭審質證,原告對六墩村村委會及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的陳述內容不予認可,認為拆除行為是由被告實施。被告及第三人對本院調查筆錄的內容予以認可。

經審理查明,原告在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8組承包農田用于種植葡萄,并在田間搭建用于生活辦公管理用房(彩鋼板)。2014225日六墩村村委會舉行村民代表會議,表決通過了《六墩村關于農田環境整治方案》,對蔬菜田及葡萄田內的屋棚進行整治,并要求承包戶在規定的期限內自行拆除,并于201435日向原告送達了農田屋棚整治告知書。2014128日六墩村村委會組織人員,由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派員協助對原告搭建在奉賢區南橋鎮六墩村8組葡萄田內的生活辦公管理用房進行的拆除。

經審查,本院認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具有國家行政職權的機關和組織及其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不服,依法提起訴訟的,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原告主張2014128日的拆除行為是由被告組織實施,而被告予以否認。原告提供的證人對現場人員并不認識,對于原告聲稱的有人員出具加蓋被告公章的文書內容無法表述,且原告提供的證人均涉及農田環境整治,與本案有一定的利害關系,故本院對其證言難以采信。原告提供的證據無法直接證明2014128日的行為是由被告組織實施。故本院對原告的主張難以采納。經本院詢問第三人及南橋鎮土地規劃勘察大隊,其承認2014128日的行為是該村委會組織實施,并沒有受被告的委托或指令。村民委員會是基層村民自治組織,并非行政機構,其行為也未受被告授權或委托,故第三人于2014128日實施的行為并非行政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夏XX的起訴。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退還原告夏XX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收到裁定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審 判 長  徐玉良

審 判 員  鐘 淵

代理審判員  徐成文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袁 帥

 

附:相關法律條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具有國家行政職權的機關和組織及其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不服,依法提起訴訟的,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

第四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裁定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

(一)請求事項不屬于行政審判權限范圍的;

……

 

 

 

 

 

 

 

 

 

 

 

 


版權所有 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 Kunlun.sh.cn Allrights Reserveds 建議使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滬ICP備05039400 您現在是第:位訪客
江苏时时彩11选五